1. 青瓜傳媒首頁
  2. 移動互聯網

Google 的封殺與被封殺

Google 的封殺與被封殺

未來會有更多的品牌、地區,無法得到 Google Mobile Service 授權嗎?

據路透社報道,Google向其土耳其業務合作伙伴表示,在該市場新發行的安卓手機上,將無法使用 GMS,“現有的設備和應用程序將繼續正常運行并接收更新,” Google在聲明中表示,“Google的其他產品和服務不受影響。”

雖然現有產品還能用,但在土耳其,安卓設備想被賣出去,將會變得更加困難。即使賣出去了,也無法使用任何Google移動服務。

盡管AOSP (安卓開源項目)是開源的,但那只是一個殼子。在全球市場真正的核心,還是Google的全家桶,這樣的決定,顯然已經扼殺了當地安卓用戶正常的使用體驗。

矛盾由來已久

Google 與歐盟的漫長拉扯吸引了很多目光,沒辦法,其天價罰單太過吸睛,但實際上,土耳其和 Google 的矛盾也由來已久。

2018 年,土耳其向 Google 開出了 9300 萬土耳其里拉(當時約合 1500 萬美元)的罰單,原因是 Google 移動軟件銷售違反土耳其競爭法。

導火索是因為在土耳其市場銷售安卓手機,Google 作為默認搜索引擎且無法修改。土耳其認為 Google 濫用了其市場領先優勢,導致其他公司無法與這家巨頭公平競爭,尤其是在網絡購物領域的業務,這和歐盟罰 Google 第一筆錢時的理由如出一轍。

2010 年, Google 遭歐盟反壟斷部門調查,官員認為 Google 利用其在網上搜索領域近乎壟斷的地位,有意把客戶引向Google購物(Google Shopping)服務。

土耳其政府表示,Google 有 6 個月的時間進行整改。今年 9 月份,Google 更新了一版合作協議,但到了 11 月,競爭管理局表示,Google 在所做的更改依然不夠的,因為他們仍然不允許更改默認搜索引擎。

作為處罰,競爭管理局要求?Google 為違規行為每天繳納其年收入 0.05% 的罰款(2018 年全年 Google 營收總額為 1368.19 億美元,也就是說每天的罰款為 6800 萬美元左右),并且在完全合規以前,罰款將持續存在,Google 有 60 天的期限對該裁決提出異議。

監管機構已要求 Google 更改其所有軟件分發協議,以允許消費者在其安卓移動操作系統中選擇不同的搜索引擎

有意思的是,土耳其政府對 Google 的調查起源于去年下半年,而提交這項調查的,是 Google 在俄羅斯的競爭對手 Yandex。

2016 年 8 月,俄羅斯有關部門宣布對 Google 處以 4.38 億盧布(當時約合 675 萬美元)的行政罰款,源頭是 Yandex 起訴 Google,認為其安卓設備上預裝搜索引擎等應用并屏蔽競爭對手。并且直到今年,俄羅斯聯邦反壟斷局(FAS)依然在調查 Google,并表示“決定就違反反壟斷監管的行為提起訴訟”。

需要注意的是,此前由于某些原因,土耳其曾長期封鎖 Google、Twitter 等網站的訪問,直到 2015 年才恢復。

壟斷之禍,用戶買單?

如果說第一筆罰單并沒有傷及 Google 筋骨的話(畢竟只有 1500 萬美元,歐盟那邊都是億起),那么新的按天計算的罰單,顯然已經觸及了 Google 的底線,罰款不想交,現有的商業模式也不想改,Google 選擇了終止土耳其這種不算大的市場的合作。

此次事件,雙方的態度都值得關注。

華為因為貿易摩擦的關系,至今沒有恢復 GMS 的授權,導致其在海外市場的表現大受影響,毫無疑問,Google 本身也會被波及,畢竟華為目前是全球第二大手機廠商,每年給 Google 帶來的收入不菲

但終止華為的合作,畢竟是政治原因,Google 自己也沒辦法左右。而此次土耳其的一系列事件,是 Google 眼見處罰已定的情況下,自己選擇了撤出。

土耳其有關部門雖然打擊了”壟斷“的企業,但毫無疑問,這會對公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Google 服務,以及安卓系統,由于其高份額、高使用頻次的特點,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公眾屬性,而土耳其還不像中國(或許也包括俄羅斯),已經發展出了自己一套完整的、獨立的互聯網生態。

目前,土耳其手機市場的領頭羊是三星,占到了一半的份額,除去蘋果 15% 的份額,剩下的廠商均是安卓陣營,影響之大可見一斑。

 

Google 的封殺與被封殺

土耳其智能手機市場份額

在歐洲市場,Google 有著迥異的政策。Google 今年 10 月披露的新條款顯示,在新安卓手機上,Google 低價甚至免費地為其他搜索引擎提供了位置,這讓歐洲用戶能夠自行選擇默認的搜索引擎,以免去壟斷的指責。從明年起,當用戶在首次設置新手機或平板電腦時,可以有多種默認瀏覽器選擇,不過,這種特殊的權限僅局限于歐洲地區。

土耳其雖然有一部分國土在歐洲境內,但顯然在這點上沒能和 Google 在歐洲的政策保持一致。歐洲市場(通常被視為一個整體)體量大,消費力強,Google 只能交罰單“認倒霉”,整改之后繼續開展業務,但像土耳其這種體量相對小的市場,如果因為政策等原因,和 Google 這種巨頭產生了糾紛,那么大企業權衡利弊之后,大可以放棄這一小塊市場。

路透的報道中提到,Google 向其商業伙伴分享了土耳其貿易部長和競爭主管機構負責人的聯系方式,并呼吁合作伙伴向該國委員會游說以改變決策,這可以理解為一種“施壓”。

這種“去全球化”,“政策打架,普通用戶買單”等等現象值得擔憂,未來,也許 GMS 就會成為 Google 談判的“常規武器”。

 

作者:古泉君

來源:古泉君

本文由青瓜傳媒發布,不代表青瓜傳媒立場,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http://www.jdb09.com/172390.html

聯系我們

18205969981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jay@opp2.com

工作日: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亚洲欧美色帝国